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681 拙雷山府 (第1/2页)

    而后, 惊天剑峰中寄居众多修士眼见少峰主与叶道友在山中一番行走,四处挑选,原来是要挑选另辟一处洞府同住。他们稍作思忖, 便明白恐怕传言为真,这两位当真是一双道侣。细想之下, 虽说他们同为男子, 可修为精深法力雄浑, 岂不正是再般配不过?于是不由又想,也不知他们何时举办成婚大典,若是举办了, 又该送上何种贺礼。

    叶晏二人全不知众修士杂念纷纷, 大约半日后,终于寻得一处所在。

    那处正在山腰偏上,为一片山崖,一侧有瀑布倒悬而下,在空地上形成一个水潭。水潭周围颇有些黑土, 有潭水滋润, 瞧着肥沃得很,很是适合开辟灵田。瀑布旁边的崖面光秃秃,恰好适合开凿洞府。

    此地灵气也甚是浓郁, 潭水下方恰好穿过峰中灵脉,有灵穴汩汩吞吐灵液,既使得附近天地灵炁浓郁,又能滋养潭水里的活物,叫它们沾染更多灵光。

    叶殊瞧着不差, 晏长澜亦觉颇好。

    二人遂定此处。

    而后, 便要开凿洞府。

    叶殊心念一动, 于他周身登时飞出数道阵旗,分作不同方向插入地面、崖壁等各处,将附近天地定住。随即晏长澜动念,风雷真意迸发而出,化为两把小剑形貌,直直刺入崖壁之内,倏然破开一个极大的洞口。

    在阵法作用之下,纵然山石飞溅,山壁亦无崩溃之兆,而那飞出的乱石也全不见杂乱,尽数堆积在一旁,形成一处小小石堆。

    晏长澜放手施为,操纵真意接连迸发,初时很是粗暴,待将洞口打开之后,再往洞府深处去时,仗着有阵法维持,也不曾多加收敛,直往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他这般一边开凿洞府,一边磨炼真意,只耗费一炷香时间,已粗粗有了个洞府的雏形。

    叶殊见阵法稳固后,也未袖手旁观,稍稍张口,一抹微光轻吐而出,化为一枚细针,瞬息之间也已刺入那洞府之内。

    眨眼间,细针与风雷真意相伴,一个大开大合向内开凿,另一个便精细雕琢,将那些累赘的碎石尽数清理干净。二人配合默契,待叶殊加入后,便不再只是雏形,即便开凿到深处,细节也已完成,确是个新辟洞府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后,叶晏二人都收了法力。

    叶殊微微抬手,那些阵旗上闪动一片华光,整个洞府越发稳固,随后阵旗纷纷自行拔起,全都倒飞而回,没入到他的袖中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再弹指,数个阵盘闪现,朝着山壁各处飞纵而去,刹那间就消失不见,不知嵌入到什么深处去了。待这些阵盘嵌入后,又有一把小阵旗弹出,每一支上都镌刻着无数阵纹,上面灵光湛湛,颇显不凡。

    叶殊点出一指,操纵那些阵旗分散,一重重嵌入到洞府各处,隐没不见。随后他再打出几个手势,就有一种无形之力笼罩在那洞府之上,层层叠叠,全数激活后,又悄无声息地隐没在洞府之内。同时,在那常人瞧不见之处,这些新开的阵法套嵌到整个护宗大阵之内,与之几乎浑然一体,不论护宗大阵启动几何,它都随之而动,既不会引它防备,又能借其之力,将这阵法威能加重,叫那哪怕神游强者,亦不能监察他洞府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待叶殊完成此步,晏长澜已将山壁上方辟开一片空处,形似牌匾模样。

    他神态之间,似有期待:“阿拙,你来题名?”

    叶殊略作思忖。

    此处为惊天剑峰,为惊天剑主所有,峰顶那灵脉汇聚之地开凿出峰主洞府,倒是不曾题什么洞府之名,但峰中其余修士,尤其金丹修士开辟洞府入住,往往就有个府名,也便于叫同门来寻,不至于寻错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另辟洞府,确是该有个府名称呼。

    叶殊沉吟道:“你如今结成紫丹归来,也代表惊天剑峰的脸面,再过些时候,理应去争一争封号弟子的席位,为风师尊长脸面,便是不去争首席弟子,也该显露一番本事,得一封号。如此一来,介时以你封号为府名即可。”

    晏长澜还在“新婚”欢喜之中,倒是不曾深思这些,闻得叶殊之言,得了提醒,也道:“阿拙所言甚是,师尊护我良多,我也该替他长脸。回头我便去挑几个宗门任务,换些贡献回来。”说到此,他面色有些赧然,“不过纵然能得封号,府名我却不欲用它……”

    叶殊观他神色,顿时明白他之心意,不由哑然。

    随后他唇边浅笑,一闪而逝,眸光亦微微柔和下来,道:“既如此,便以你灵剑为名。”

    语毕,叶殊转过身,并指而出。

    只几个呼吸时间过后

  681 拙雷山府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