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683 炼器大师 (第1/2页)

    因某些原因,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,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(首字母+66点com,)找到回家的路!

    俞子元讶然:“炼器大师?叶师侄小小年纪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 他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世上奇事多矣,倒不能只因其年幼而断其无此本领。

    天剑宗门内的炼器大师虽然不下于两掌之数,但偌大宗门,金丹以上的弟子何其多也, 需要法宝的弟子又何其多也?这些炼器大师也并非能每一份炼材皆能炼制成法宝, 纵然成了法宝, 也未必能孕育出强大神通, 自然是“供”远远小于“求”。

    门中贡献能换取的法宝, 其实大多还是来自于诸多修士奇遇所得、且用不上的。

    俞子元暗忖,凌奚师弟不会说谎, 他既然说叶师侄乃是炼器大师,那必然便是炼器大师, 能多得一位如此客卿,于天剑宗而言自然也是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笑道:“原本我想着既然是晏师侄的道侣,且其并无师门,又愿同住宗内,也该视他为内门亲传一般对待。但如今他乃是一位炼器大师,这待遇上便要再提上一提。”

    其实并无这等说法,若是弟子的道侣,能入宗内同住已是宗门宽厚,哪里还有待遇一说?那道侣所用资源, 理应由那弟子自行分享,抑或是其师尊分拨罢了。俞子元原本这般打算, 是因风凌奚立下许多功劳, 宗门回报恐怕有所不足, 他又只有晏长澜这一个亲传弟子, 才有如此特例——他因与风凌奚关系亲厚, 多关注几分,提出这特例也是缘由。

    但如今叶殊有如此本事,再如何厚待也不为过了。

    俞子元略作沉吟:“寻常炼器大师待遇与封号弟子相若,有千块下品灵石并三万贡献为月例,再每炼制出一件法宝,皆可依照法宝价值而估算贡献。叶师侄既为长澜道侣,又为炼器大师,便在此之上,再得千块下品灵石如何?”

    宗门贡献不能胡乱添加,将那金丹亲传弟子的五百灵石两万贡献换作千块灵石,应是不会叫人诟病的。

    风凌奚闻言,也算满意,笑道:“既如此,我便替叶师侄谢过师兄慷慨了。”

    俞子元取出一枚客卿令递过去,笑道:“与我客气作甚?”

    风凌奚探手接下,遂挑眉不言。

    此间事了,风凌奚与俞子元告辞。

    俞子元得了多种奇物,心中也甚是熨帖,目送风凌奚、淳于有风御剑飞走后,便唤了座下的心腹弟子来,吩咐一二。

    先将他手中符令拿去,给晏长澜名下转去千万贡献,再去打探如今宗内哪一位炼丹大师得空,回来禀报后,他再从中择取一位口风紧且技艺高明的,亲去拜访。

    他那弟子领命,自然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俞子元思及已入囊中的碧琼浆,往年压在心头的那一抹几不可察的抑郁,如今竟然也都消散。

    察觉之后,他略一顿,随即莞尔。

    从前他自以为并无心结,但杂务拖累、寿元将尽等事,到底还是隐约生成了些许障碍,纵然后来得了神变果,或许能够神游,那一眼可见尽头的道途,又如何能让他无半点介意?

    而今能得碧琼浆,又有玲珑丹,对他大有助益,也叫他能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如此,才真正叫他心中开阔,再无一丝挂碍了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再说风凌奚,他与淳于有风返回惊天剑峰时,却在洞府之外,意外瞧见了叶殊。

    叶殊自然并非独自前来,而是与晏长澜相伴而立,这一双道侣,竟仿佛片刻也离不得一般。

    风凌奚倒不介意爱徒与之道侣情意深厚,只一挑眉,问道:“你二人所来为何?”

    若爱徒是为询问剑道而来,须臾的别离想必是能忍的。

    叶殊与晏长澜行礼。

    随即,叶殊说道:“正是有一物要先给风师尊过目。”

    风凌奚一笑:“既如此,去洞府里说话。”

    叶殊答一声“是”,就与晏长澜一同入内。

    淳于有风也闲闲跟去。

    风凌奚瞧见,横眉睨他:“我们师徒要叙话,你跟来作甚?没得惹人嫌弃。再不回去你那峰上,怕是满地落尘要扫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有风笑道:“素来只有你嫌弃我,长澜师侄与叶师侄两个倒没见嫌弃模样。”他说话时一派惫懒,慢条斯理,“我那峰上落尘既扫不尽了,便是为兄回去,也只留辛苦罢了。风小弟好歹也唤为兄一声兄长,缘何这般狠心哪?只盼贤弟对为兄留些情分,收留为兄一二,为兄感激涕零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得甚是可怜,却是半点没客气,脚下也没个停的。

    而风凌奚更是早在他“为兄”个不住时已撇下他,先行入洞府了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到了风凌奚惯来接待弟子的洞窟,几人依照从前习惯,各自坐下。

    叶殊素来行事利落,径直从混元珠里取出了几样法宝,奉与风凌奚。

    晏长澜则道:“禀师尊,此乃阿拙之前炼制的下品法宝,弟子瞧过,

  683 炼器大师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