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1 灭门 (第1/2页)

    灵域,漠河。

    此处原本有无数宫殿建筑,绵延不下上万里,而今虽只剩下断壁残垣,却仍能见到从前的或雄伟峻奇,或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废墟深处仅有一处巨大的殿堂耸立,正是此地宗祠,巍峨庄严。在成片的残砖断瓦中,唯它完好无损,外面更似笼罩有一层白光,不断地闪烁着奇异的纹路。

    白光形成的护罩之内密密麻麻站着身披鲜血的男女老少,总数不过上百人,他们虽都是遍体鳞伤,但神色之中却自有一股剽悍之气,手持利刃,杀意冲天。

    在护罩前,悬浮着数以万计衣冠楚楚的修士,他们足下踩着灵光吞吐的法宝,气息渺渺如仙,分为上十个不同的方位,将宗祠包围。

    其中立于最前方的老道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:“你叶家已损失这般多的族人,莫非还要负隅顽抗,不肯接受老夫的好意么?”

    另外诸多修士俱是高高在上,眼含轻蔑,直将那些伤兵残将看做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剩几个孤鬼苟延残喘,难道还以为能逃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混元珠何其珍贵,非是你区区一个叶家所能占据,还不速速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天地灵物,由能者据之,你叶家欲要独享,何其自私!”

    一声声满含贪婪的言语,在四面八方回荡。

    而那护罩中之人,却无一个露出怯弱神色,更莫说求饶。他们只瞧着这些居高临下的修士,眼里尽是厌恶。

    那老道复又开口:“以贫道之名担保,若是你叶家肯交出混元珠,便放过你叶家余下众人,留下叶家血脉香火,如何?世家传承不易,你等可要为家族多多着想才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后,在那叶家众人里,终是有人出声了:“哈哈哈!真是笑话!你这老贼哄骗我叶家家主与一众长老前往伏魔,却叫他们全军覆没,转脸又带来众多贼人图谋我叶家宝物,这般低劣卑鄙,说话同放屁一般,那等臭名,还敢担保?谁听你的屁话?谁信你的担保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叶家众人哈哈大笑:

    “我叶家之人绝不苟且偷生!”

    “要杀便杀!谁怕谁是龟蛋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卑鄙无耻之徒,比魔道更不如,我叶家羞与为伍!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一群王八不回去缩头,在这里充什么好汉?”

    “人面兽心,下流龌龊,我呸!”

    不论男女老少,不分青壮疲弱,都是一般破口大骂,但他们周身的气势却是节节拔高,无所畏惧,只欲与族人同生共死!

    然而,叶家的这一番大骂,却是让半空中那老道面色变得极为难看,羞恼难当。

    他位高权重,素来受人敬仰,何尝被人如此恶毒辱骂过?但他到底是修为精深,养气功夫极好,而今很快冷静下来,冷笑一声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待将你叶家满门上下屠尽,看你等还能藏得住那混元珠!”

    众多被骂的修士也都是恼羞成怒,他们为夺宝而来,事前为除叶家又合谋甚多,确是寡廉鲜耻,但自己心中知晓归知晓,这般被苦主指出,则是既难堪,又生出了许多杀意。

    有修士喝骂道:“死到临头,还敢口出狂言!”

    还有人道:“你叶家不修福德,合该今日死绝了!”

    更有人口不择言:“待将你叶家满门男子屠尽,女子——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一声嗤笑响起,生生将那些无耻之言打断。

    刹那间,无数视线都朝着一处看去——那笑声,乃是自叶家宗祠中传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家众人的面上却都不约而同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“少族长!”

    “是少族长出关了!”

    “快,快给少族长让路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叶家众人连忙朝着两侧分开,迅速地将那宗祠朱门让出。

    那朱门里,浓重的黑影犹若泼墨,缓缓压来。

    最先出现在众多修士眼前的,是两个妙龄的叶家婢女,她们的身姿婀娜,相貌娇艳,神情却极肃穆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手上,各托着一支长长的乌木,顺着那乌木向后便是一抬软椅,它的另一端被另外两名美貌婢女托起,而在软椅之上,则坐着一名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的五官俱被暗影遮挡,叫人看不清他的容貌,他的声音更带着几分嘶哑,其中却更有一种饱含杀意的冰寒:“可笑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有一道高大的人影

  1 灭门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