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3 千年前 (第2/2页)

碰,垂下来,轻轻地笑了:“你伴我数百年,我与你死在一处,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巨型傀儡仍旧沉默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火焰已是燃烧到两人身上,将他们的身躯点燃。

    一些细碎的力量,还在不断地爆裂着。

    叶家少族长闭上眼:“若有机会,我倒想瞧一瞧,你活着时是什么模样,也听一听你说话时……”

    傀儡始终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话未说完,叶家少族长的呼吸也停止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大阵最后的力量爆发。

    翻腾的火浪袭来,便将这一人、一傀儡彻底湮没了。

    【灵域漠河百代传承大族叶家,因族中禁地有奇宝混元珠出土,引来各方觊觎。时年当代家主莫逆之交关虚子,出计坑杀叶家众多顶尖强者,又聚数千修士围攻叶家,将其上下斩杀大半。后有叶家当代少族长,合叶家残存百人之力,以困杀大阵将所有来犯者屠尽,从此叶家再无一人,混元珠不知所踪。】

    叶家之事,震动整个灵域,然而却无人知晓,在一道无形伟力之下,有时空逆流,乾坤倒转……又有一少年,自千载前醒来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鸣山城。

    正值烈日当头,城中少有人进出,把守的兵士却还严谨,肃容而立。

    然而城门前却有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女在推搡一个少年,都是满脸讥笑。

    那少年背着个背篓,身体很瘦弱,被推搡了也不吭气,只绕过路,想要从另一头走进城去,孰料那不被理睬的几个男女却是气恼,有一个生得肥胖的华衣少年猛冲过去,一把将那瘦弱少年推得一仰,直接摔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瘦弱少年倒在地上,好巧不巧的,后边正好有一块棱角坚硬的石头,叫他倒下去时磕在那石头上,后脑勺就磕出了一个血洞,汩汩地流出血来,将地面打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见到这景象,那几个男女都吓了一跳,脸上也露出慌张的神色,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赶紧冲进城门,再没去管那瘦弱少年了。

    城门的守卫认识这几个男女,并未阻拦,但等他们离开之后,前方一览无余,却叫他们见到那地面上的鲜血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瘦弱少年脸上一片茫然,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,但气息却渐渐微弱,缓缓地合上了眼。

    城门的守卫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等事,眼见这少年要不行了,不由面面相觑。他们把守城门,不可擅离职守,而此处无人,他们身上亦无伤药,该如何是好?也是先前他们的反应慢了些,还没瞧见这少年被磕成这样,那几人便逃进了城,不然叫他们将少年送去医馆倒好。

    守卫头领吩咐道:“先去一个人瞧瞧,看还有气没?”

    就有一人意欲上前。

    正此刻,远处传来了“哒哒哒”的马蹄声,很快就有一队人马快速逼近,为首一人身穿雪白锦衣,长发高束,神采飞扬。他手中马鞭一甩,那座下的马匹就跑得更快几分,眨眼之间,已然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这人来得最快,也最先瞧见地上的血迹,他眉头一皱,勒马停了下来,自己也纵身跳下了马,快速而来,口中则是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众多守卫都是先唤了一声:“少城主!”

    旋即才有那守卫头领禀报了来龙去脉,又将那几个男女的身份,也点了一点。

    雪白锦衣之人也是一名少年,他生得面貌俊逸,行为举止磊落大方,是个骄阳般的人物。此刻他听得这些,却是也没顾得其他,径直上前将那瘦弱少年抱了起来,不悦道:“那叶家越发猖狂了,竟白日里就做出这等事来,待我回去告诉父亲,定要将那几人治罪!”

    见锦衣少年这举止,守卫头领吓了一跳,急忙说道:“还是让属下来抱——”

    锦衣少年说道:“不妨事,先将人送去医馆医治要紧。”语毕他也没再上马,足底一顿,居然使出了轻功,极快地朝着城中医馆而去。

    这锦衣少年救人心切,却不曾发觉他怀中原本已有些凉意的身躯正慢慢回暖,也慢慢有一丝僵硬,而这个瘦削的少年则掀开眼皮,露出两点寒星一般的眼眸。他自然也更没察觉,瘦削少年的面上有一瞬神情惊异,但下一刻,他又重新合上了眼睑。

    此时,因坐骑略逊一筹而来得晚了的那些人不曾勒马,只同守卫打过招呼,就骑马进入城内,直追着那少年而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