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8 谢礼 (第1/2页)

    之后叶殊在老大夫处买了些药材的种子,便同他告辞。随即他就背着背篓,一步步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行去。只是事不凑巧,还未等走出这条街 ,路上就遇见了不喜之人。

    在前方,有个手拿扇子的年轻男子拦路,神态轻浮。他旁边一人身形微胖,一双小眼被挤在肉里,带着几分凶相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看着叶殊,轻浮男子先开了口:“我听说……你这傻子突然不傻了?嘿,可真是有意思。现在瞧瞧你长得还行,就是瘦了些。这么可怜,又没个营生,不如让为兄给你荐一处,也叫你日后能锦衣玉食,好不好啊?”这话说得仿佛是真心实意一般,但他这副做派,分明就是不怀好意!

    凶相之人亦是一脸恶意:“不错,养上几天,说不得还能卖个好价钱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叶殊自然认得这两人。

    那轻浮男子名为叶茂,凶相之人名为叶熊,原主早年痴傻之后,同先前在城门口手误杀死原身的几人一般,他两个亦是常年欺侮原主,只是原主并不太懂,才时常被他们推搡折腾,每每都带了伤回去。但莫看这两人一副没脑子的模样,却并非当真没脑子。若真是没脑子,这次拦住他以后便也与从前一样推搡踢打起来,哪里会只动口而不动手呢?

    只因这两人——或者说两人身后那主使之人叶俊,已然知道他叶殊不再痴傻,故而叫他们过来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叶殊心念一转,便闷声说道:“让开。”人也往另一边绕去。

    叶茂和叶熊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叶熊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还真是不傻了?”

    叶茂则步子一动,仍然将叶殊的去路堵住:“不傻了也不能失礼罢?我两个好歹也是你的族兄,怎么,连叫人都不会?”

    叶殊继续闷声开口:“我不认得你们,快让开。”

    叶熊恶狠狠道:“我若不让呢?”

    叶茂扇子一摆,同叶熊站在一处,始终不肯让路,似乎是铁了心要与叶殊为难了。

    叶殊见状,心中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只是单单同以前那般的欺负,辱骂几句见不能更占便宜,也该走了,可这两人分明不着痕迹地要将他围住,身上亦散发出强烈的攻击之意…… 不好!

    他倏地明白,这两人前来堵他,不仅是试探他是否当真不再痴傻,而是只要确认了,便要对他出手——恐怕,是打着要除去这个威胁的主意。

    若是原主在此,当真是因意外恢复神智,加之其本身武艺早已荒废,被两人拦住,定是会痛打一顿,即使并非是一下子就将原主废掉,但只要 日后原主一出现,两人便痛打原主,长久下去,原主自会变得畏畏缩缩,再不与人接近,到那时,原主更无一丝可能与那叶俊相争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在此处之人并非原主,而是他这附身之人。

    那叶俊的确狠毒,可到底是想岔了一筹。

    叶殊唇边带了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诚然他如今还不曾真正踏入修行之道,但这些日子以来连续服用混沌水,又不断引气入体冲刷血肉,早已十分康健,力道也大得很。这两人脚步虚浮,本身只是比寻常人多两手把式罢了,若是敢来出手,他自有法子让他们自食其果,事后还找不出缘由来。

    那两人越是接近,周身的恶念越重,其两手微颤,显然马上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叶殊手指一动,就要后发制人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街头拐角处倏然传来一声晴朗的少年音:“住手!何人叫你等在我鸣山城中欺凌弱小?”

    叶殊听得这声音,觉得有些许耳熟,同时恢复如常,按捺住那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从那拐角之处便走出了几个人来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身穿白锻金丝锦衣,头戴玉冠,相貌很是英俊。莫看他年少,却是神清目正,此刻瞧过来,眼里似有怒意。

    方才正是他出声喝止了那两人。

    而叶殊在见到此人熟悉的眉眼时,心里不觉一颤。

    像,当真是像极了。

    他曾几度想象过血傀生前的姿态模样,却都不甚清晰,如今这少年是年幼了些,气质也是与那血傀不同的灼灼耀目,但若血傀生前便是这般神采飞扬,却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这少年正是鸣山城少城主,晏长澜。

    他素来不喜城中叶家子弟跋扈,此时见叶家纨绔又在欺凌他人,自要阻止。

    叶家那两个纨绔见是这位少城主来了,已知今日之事不能继续,故而仓皇后退,意欲离开。但眼见他们如

  8 谢礼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