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14 雕刻 (第1/2页)

    有了那玉瓶后,叶殊行事果然便利了许多。

    每日余下的混沌水被他存在玉瓶里,一连几日也不曾消散,着实好用。他一边照旧修炼,一边却在心底思忖,要送晏长澜一样什么物件回礼了。

    若是前世,叶殊私库珍宝无数,随意拿出一样都使得,但如今他身无长物,想要个玉瓶儿都是晏长澜所赠,倘若他当真有意赠礼,总不能敷衍,伤了情分。

    叶殊沉思片刻。

    若是要一表心意,自是亲手做一件最佳,只是这到底做什么,就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思索之后,叶殊想起晏长澜习武时,剑法与人交映,灼灼生辉……目光便陡然落在屋外那一株经由混沌水浇灌后,极粗壮的桃树上。

    于是他暂且将修行放下,在那桃树上精挑细选,择了几根顺直光润的桃枝,将其斩落下来,开始慢慢雕琢。

    这雕琢不假利器,叶殊全以法力汇聚于手指之上,一点点将树皮剥下,削成想要的形态。

    他前世时颇善杂学,在炼器一道上也有些见解,现下实力不足以炼器,但若是用些炼器之法来雕刻,倒不困难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在法力之下,那桃木逐渐成型,竟然是一柄莹润的木剑,而这木剑一层层被削开,剑身极薄,几乎可以透出剑身对面的景致,十分奇异。

    大约做完后,叶殊不甚满意,然而便是只削这一支木剑已耗费他一缕法力,以他如今的境界,最佳也只能做到此了。

    稍停顿后,叶殊再取一支桃木,再雕琢一支木剑。

    这一支木剑与上一支一般无二,在做成以后,被他拿了同第一支合在一起,轻轻一压——刹那间严丝合缝,竟是犹若一体般。

    如此就是炼器上的一点小技巧,叶殊瞧着无甚尚可,便再来做第三支木剑,做得之后,又同前两支合在一起……随即是第四支木剑,同前三支合在一起……至最后,他足足做出了七支木剑,全数合拢,聚成一把。

    此剑虽是木剑,但寒光隐隐,居然与真正的寒铁剑也无不同。又因这木剑乃是由七支交叠而成,内外相嵌,使其剑身尤为坚硬,纵然是与铁剑交锋,也可无损。

    叶殊见此剑成,才微微满意。

    之后,他取了一桶冲兑的混沌水,将此剑浸泡进去。

    再过个几日以后,木剑必有变化,到那时再取出,便可以送予晏长澜了。

    此时叶殊法力也已耗尽。

    他那灵露中,法力总共也不过只有五缕,最初一缕法力方能雕琢一支木剑,到后来法力使得更精细,才得以不经打坐调息,就将所有木剑雕完。

    如今丹田空空,灵露一片清透,叶殊有意趁此机会多闭关几日,也好将第六缕法力聚集起来,若是运道好,能聚第七缕法力也未可知……于是他便先将那连迷惑他人的阵法增添几个,布于不同之处,再取了比往日多出数倍的大叶青菜放置于山腰,留了字,言明暂不能送。

    取菜之人见他留书,自然是有些心惊,急忙将菜带回去送给晏长澜,并说明此事。

    晏长澜瞧一眼那比往日多出数倍的大叶青菜,又瞧一瞧里头七八只山鸡、四五只活兔,不由露出一抹笑容:“无妨,你去罢,下回便不必去了。”

    取菜之人连忙告退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晏长澜却是心中愉悦思及同友人作别时对方所言,便以为他是一心为他备礼去了,心中自然只有愉悦的,又哪里会有半分气恼呢?

    他只盼着那那礼尽早备好,也让他早早见到。

    思及此,晏长澜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他原本便生得眉清目朗,如今笑得开怀,就越发叫人移不开眼去了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山中。

    叶殊既决意闭关,自是不会再食用饭菜的,左右他虽不曾辟谷,但有法力在身,也轻易不能饿死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七日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此番闭关收获极佳,叶殊不仅顺利将第六缕法力聚成,便是那第七缕,在他连番喝下混沌水、全力运转功法之后,也陡然往上蹿了一蹿,得以凝聚。

    原本叶殊还可以继续闭关,但不知为何,他忽然觉得心惊肉跳,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静下心来了……修士心血来潮,不可小觑,叶殊虽是修为薄弱,然而真正境界远不止于此,便更不会将这一点心兆忽视。

    

  14 雕刻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