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16 城主府惨案 (第1/2页)

    叶殊将整个城主府都探查一遍,发觉无一活口。在法术过后,他暂且不曾再度施法,只藏身于角落处。

    尸体中,除却男女老少等晏氏族人、仆婢外,还有一些黑衣人,似乎是晏北麾下死卫。各处横倒的身着甲胄的尸身,那应是城卫军中人,是在府中巡逻时被害。

    城卫军驻扎之地并不在城主府内,故而只有部分城卫军受害,但在城卫军换班之时,便发觉了整个城主府的惨况。

    军中统领震惊之余,心志还算稳定,能让余下城卫军来搬运这些尸身,与此同时,也在尽力调查凶手,整理证据,尽速上报——他为城主麾下,却也是朝廷中人。

    叶殊自那些来往搬运的城卫军口中,便听出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此次城主府灭门之事,似乎与晏西有关。

    晏北房间的酒杯中有那城卫军统领分辨不清品种的药物痕迹,只知应是有极强的迷魂作用——倒也是,若非如此,晏北也不会死得如此轻易。

    凡人地界的顶尖高手若是同炼气三层以下的修士对上,修士的反应必然不及顶尖高手,而且寻常低阶修士所能施展的法术也极稀少,尽管法术的威力不弱,可是与顶尖高手厮杀时,却未必能打中对方,自然也不能伤及对方,反而若是顶尖高手经验丰富,便可以借此连续引诱修士施法,待法力用完以后,修士也只能任由宰割了。

    从打斗痕迹来看,晏北的反抗很是迟钝,自是中了药的缘故,而能拿出药来让他毫不怀疑的,也只有他最亲近的几个亲人了。晏长澜同样身受重伤,必不是他,晏西却是那副装扮,应当就是他的主意了。只不过,晏西引狼入室,也未能逃过对方的杀机。

    叶殊的目光落在几处布满血迹之处。

    那晏北在发觉被胞弟背叛后,恐怕也亲眼见到了独子被捉来废掉的情景,之后他便用最后的力气拼命阻挡那修士,又有自己培养的死卫拖住晏西等人,才让晏长澜得以逃脱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晏西已死,昨晚那些毒虫却未放弃寻找晏长澜,可见真正想要捉拿晏长澜的,乃是那修士与驱使毒虫之人。

    那么这恐怕就如同先前叶殊所猜测的,晏城主的手里,有什么东西被这两人所觊觎。

    大略推知这些后,叶殊不在此处久留。

    他再度给自己使了一道隐身术,就迅速离开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远远地,叶殊也见到三大世家中派出了一些人来打探消息,但这与叶殊无关,只略扫一眼,便不再看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叶殊更仔细地寻了寻,城中的确已无毒虫,也不见修士气息,那两人看来当真离去,只留下这城主府、一堆死人的烂摊子……等过些时日,鸣山城中事上报之后,这凡人地界的朝廷自会再派人过来接手鸣山城,而晏氏一门,则只余下遗孤晏长澜一人。

    叶殊匆匆往城外山中赶去。

    刚到了山脚,他正要朝上飞掠,不曾想却是嗅到了什么,脚步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因着脚程快,此刻叶殊的隐身术尚未消失,他干脆身子一闪,往他所在意的那处极快掠去。不多会已然来到了相邻的山中,与此同时,他也听见了虫豸在草间爬行的声音。

    足有两尺多长的蜈蚣,拳头大小的蜘蛛,巴掌大的蝎子,在非常细微的古怪声音催促中,还在不断朝着四周搜寻。

    叶殊顺着这哨声的来处看去,便见到一个不过六尺高的矮小男子,穿着黑衣戴着黑斗笠,正不耐烦地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娘的,也不在这!难道真跑了?”矮小男子满心的不痛快,“那个被废了的小崽子能有多大本事,还跑到天边儿去了不成?姓李的自己没用找不到,说不定便宜我了呢?要找到了我可以就发了,也能做个仙人,还那姓李的还敢对我颐指气使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叶殊已然明了。

    那李姓之人便是他所知的炼气二层的修士,是在城主府找一样对修士有用之物。这矮小男子善于操纵毒虫,想必是将他叫来做个帮手的。待灭了城主府后,两人不曾找到那物,便想着应是在已然逃走的晏长澜身上。而晏长澜身受重伤,最有可能躲避的地方,自然不是城中的暗处,便是城外的连绵山脉中了。

    先前李姓修士不知用什么法子在山中扫过一遍,因

  16 城主府惨案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